郑州未来在哪里?谁能扛起中原崛起的下一个二十年?

如果一个城市的规划,不超脱于当下现实,那么这个城市根本不值得一看。


如果一个城市的设计,不包含乌托邦的影子,那么这个城市更不值得一看。

郑州,乃至中原的崛起,必须要感谢两个人。

倘若,我们把时间回溯至20年前。

郑州作为省会,却夹在洛阳和开封两座古都之间,在城市身份和自我认同上,萦绕着挥之不去的困惑。


提及中原,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砥砺;提及郑州,就是火车上拉来的嘈杂。

时任的省长,提出了郑东新区的构想。

要为一亿中原人,培育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。


2001年,郑东新区规划对外国际招标。黑川纪章方案,高票通过。

彼时的黑川纪章,胸有万千河山,却无处着墨;彼时的中原之子,坐拥百余平方公里的辽阔天地,却无人着墨。

他们的相遇,释放出巨大的想象能量。

我们必须感谢黑川纪章,感谢他送给中原一个超越时代20年以上,带着浓烈未来主义风格的恢弘规划——


她和郑州过去陈旧、固执、杂乱的城市肌理格格不入。她的肌理中镶嵌着皓月明珠般的湖面,用环形的交通组织,串联起一个个的“共生细胞”。

她浑身散发着生态城市、共生城市、新陈代谢城市、环形城市的理想主义光芒。

她对每一个郑州人来说,都是新的,都是未来的……

每一根筋骨肌理,都舒张着郑州,乃至中原的崛起雄心。

同时,我们还必须感谢时任省长,把这版规划方案,以地方法规的形式予以确认,并上报国务院备案。

“一张蓝图绘到底”。

之后的近20年,城市在变,这张蓝图的基底始终未变。

在这张蓝图之上,在这150平方公里之上,平地而起一个新城拓荒的奇迹。


建成区超过130平方公里;入住人口超过130万人;经济增速、固定资产投资、公共预算收入等多项数据,居全市第一。


于城市上空,俯瞰这片饱含中原人泪与梦的热土,她的每一寸肌理都在蓬勃向上,迸发出无以匹敌的热情和能量。


去年,曾带着一个在上海做了多年规划设计的老友,在东区浪了一圈。

在玉米楼上,极目远眺,这位老友的沉默良久,说了两句话:


这就是中部的浦东。

而龙湖上的那个岛,就是中部的陆家嘴。


砥砺近二十载,郑州主城再无150平方公里的辽阔天地,世界也阔别了大师。

砥砺近二十载,山河平地起。亿万中原人的崛起之梦,恢弘渐现。

郑东新区,一曲终成中原绝响。

如果说,郑东新区、CBD、龙子湖……扛起了上一个二十年的中原崛起梦。

那么,下一个二十年,我们该去往何方?

在黑川纪章的规划中,中原人的图腾——那一柄如意,一端连着的是如意湖CBD,一端连着的是“北龙湖上的一块岛”。


过去近20年,郑东开发如火如荼。

这张照片的背后,暴露出来的是一系列问题——

排水不畅,导致路面积水严重,积水已经没过路肩之上的人行道;

停车位不足,导致路边违章停车问题严重;

……


除此之外,还有潜藏的更多问题。


比如,早期缺乏统一规划,商办和居住混杂在一起;

比如,在城市肌理规划中,脱离了人的尺度,楼宇之间的公共交通不足;

比如,略显低密的路网,降低了通行系统的效率;

比如,商业分布失衡,而且动线极不合理;

……


这是时代的限制。

万幸的是,我们还有“金融岛”这块自留地,以承载我们下一个二十年的所有梦想。

说实话,金融岛来之不易。

为了解决上一个20年遗留的“城市界面混杂、缺乏统一运营”的问题——

这次的龙湖金融岛,仅由三家公司合力营造:东龙控股、协信集团和建业集团。

岛上所有的写字楼、酒店和公寓,通通都是:统一规划、统一建设、统一交付、统一管理。

外环的12栋建筑,却找来了10位国内最顶尖的设计大师,分别设计,并让一家顶尖的国际设计院统一进行灯光设计。

在下一个时代,我们立于龙湖畔,大概能看到这样一种,近乎完美的城市天际线。

为了解决上一个20年遗留的“公共交通、路网错综、通行效率”的问题——

在下一个时代,我们将在金融岛看到全国首个七维路网体系,地面上是公交,空中是轻轨,负一层是公共道路,地下是地铁,水面上是码头。

或者说,这是我们中原人,第一次在做真正意义上“前无古人”的自我开拓。

为了解决上一个20年遗留的“停车难、排水难、市政维修难”的问题——

这次的龙湖金融岛,把地下空间全部打开。地下综合管廊和海绵城市,这里是起步样板。

管廊之侧,还有超过3万个车位,车位数是CBD的3倍以上。

在下一个时代,切开岛上的地下空间,我们大概能看到这样一种,充满秩序感的横断截面。

数代中原人,几乎是最好的资源都倾注在这片不足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。

做金融岛这件事儿,规划落地只是第一步,只是把台子搭好了。

打了个好台子,谁来唱戏更关键。

上一个时代的如意湖CBD里,入驻的企业参差不齐。

彼时的CBD,最大的问题是,如何让企业过来。

为了让一些银行机构过来,不仅给他们盖好了新的办公楼,甚至还要通过省领导反复做工作,还要给出一些优惠条件。

十载之后——

现在的金融岛,最大的问题是,如何拒绝一些企业过来。

人来的乱了,舞台就杂了。

为此,还专门制定金融岛的准入条件——


比如,银行机构,只允许省级分支机构进入;保险机构,只允许综合排名前十的保险机构进入;证券公司,只允许注册资本在20亿以上的证券公司法人机构进入……


即便如此,在极短的时间内,金融岛的写字楼也被快速填了七七八八,几乎都是整个中原最好的金融机构。


写字楼的准入门槛敲定了,新的问题又来了——

岛上还有4栋达到国际标准的顶级公寓。

如果我们去俯瞰各个世界级金融区,会发现它们其中均诞生出了皓月精萃般的顶级资产。

比如,纽约曼哈顿的“125 GREENWICH STREET”、上海浦东金融中心的“汤臣一品”、深圳后海核心的“深圳湾1号”、成都天府新区的“蔚蓝卡地亚”……

它们往往占据金融区的核心,多位大师操刀设计,垄断整个城市的核心圈层,有顶级的酒店提供托管和配套服务,更重要还有近乎天价的价格门槛……

它们占据着一个城市最顶级的资源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就是跨越时间长河的金融恒产。

如果说,金融岛是郑东新区的点睛。

那么,这四栋顶级公寓,就是把金融岛托举到世界金融资产圈的点睛。

在金融岛的1.07平方公里上,也仅有这4栋金融恒产是面向普通人开售的。

但是,如果准入门槛处理不好,哪怕是在顶级的资产和资源,很容易再次陷入“老CBD”的商务内环的杂乱无章。

那么,这种顶级公寓的准入门槛,该如何衡量?

金融岛,用了一个如今看起来都深感“绝妙”的方法——

用产品来遴选客户。
如何用产品来遴选客户?

我就拿其中的一栋——“翡云公寓”,来举个例子。

它摒弃了传统公寓“简单做做,快点卖卖”的粗糙做法。

它邀请了中国工程院院士,被称为上海体育建筑之父的魏敦山来做整栋公寓的建筑设计。

只为呈现出这样一种极尽极致的界面感官——


这栋公寓还脱离出传统公寓“面积尽量做小,销售尽量提速”的窠臼,而是把面积做大,用更大的尺度空间,来作为遴选客户的门槛。

它真正对标一线城市,把户型做到了“97㎡一房两厅一卫”起步,把两房的面积做到了135-140㎡,更奢侈的还有180-250㎡的两房两厅两卫和三房两厅三卫。

甚至,还把顶层的面积做到了500-600㎡。


整套作品被内外双湖环抱;

前面是5.6平方公里的龙湖,后面是熠熠生辉的内环;

立于落地窗前,中原最有价值的1.07平方公里上,所有的流光溢彩皆在脚下。


这已经脱离了普通的房产范畴,更像是漂浮在金融岛上空的艺术品。


它也摒弃了传统公寓“随便装装、提高性价”的快打快收。

而是,邀请了做过建业天筑的室内设计师梁志天,以及中国把酒店设计做到极致的杨邦胜。

两位大师,同时来做整栋公寓的室内装修设计。

至于精装选材,基本上把世界TOP5的品牌铺进了室内的每个角落。

其实,堆品牌不是目的。

目的是,以设计驱动,呈现出这样的生活界面质感——



除此之外,它的物业服务也脱离出传统的物业服务范畴。

金融岛的四栋公寓旁边,都确定落地了一栋超五星级酒店——




有把管家服务做到世界顶级的百年瑞吉;

有把餐饮、健身、茶点等配套服务做到全球领先的,靠一张天梦之床打遍天下的威斯汀酒店;

还有以规模恢弘、设施顶尖、餐饮精奢著称的君悦酒店;

以及,雅高旗下的,把文化特色和设计感做到了极致的费尔蒙酒店;

……


我们会发现,这些酒店各有特征,有偏向管家服务的,有偏向配套服务的,有偏向餐饮和设施的,还有偏向设计和文化的。

这些酒店存在的终极意义就是,构建一个完整的顶级生活圈,为这4栋公寓导入超五星级酒店量级的硬件配套和软性服务。

如此一来,公寓业主的整个生活延展面就会得到质的延伸。

它将从一个传统公寓蜕变成超五星级酒店的顶级套房,酒店的设施和服务都将赋能与它。

比如餐厅、酒吧、健身中心、一对一管家……更重要的是,一个社交圈层的赋能。

翡云公寓的旁边,就是那个能把早餐一杯咖啡都做出七八种花样的威斯汀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种公寓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认知范畴。

这也就是前文所提及的,用更大尺度的空间、更具质感的设计精装和更高品质的服务,来遴选懂行的业主。

当然,与之对位的亦有更高的入场价格。

这就是金融岛的遴选门槛。




此前,曾有人说,郑东新区是整个中原最有价值的150平方公里。

那么,龙湖金融岛就是这最有价值的150平方公里中,最有价值的1.07平方公里。

郑东新区,是上一个中原二十年的封面。

龙湖金融岛,就是下一个中原二十年的最后一方金印。

金印落下,点睛完成,郑东收官,中原崛起。



CONTACT US

地址:郑州市北三环众意路东南角  城市展厅

电话:0371-58678888

邮箱:renli@sincere.com.cn

REAL ESTATE DESIGN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